管家婆新论坛手机站|连码专家六肖复式五连

首頁 > 旅界快訊 > 正文

調查 | 騰邦國際資金鏈斷裂危局:航協“封殺”、票代追債

2019-08-17 16:51:00 每日經濟新聞 劉玲

從風光無兩的票代巨頭,到遭國際航協“封殺”、機票代理業務全線癱瘓,再到被票代追款、員工舉報拖工資

\

8月14日,深圳市福田保稅區桃花路9號,一座翠綠色玻璃幕墻的大廈已矗立16年,這是曾經國內的票代巨頭——騰邦國際(300178,SZ)的總部。大廈門口的“TEMPUS騰邦”金色大字,風吹日曬多年,逐漸不復昔日光彩。

就在記者造訪的前兩天(12日),數十位被騰邦國際的代理商來到公司尋求退款。但記者來的這天,大廈已加強門衛戒備,員工進出一律刷卡。聞訊而來的各地代理商和媒體記者,均被拒之門外。

從風光無兩的票代巨頭,到遭國際航協“封殺”、機票代理業務全線癱瘓,再到被票代追款、員工舉報拖工資。資金鏈斷裂后,騰邦國際的一系列問題,就像倒塌的多米諾骨牌,迅速引爆一個個早已深埋的雷。

瘋狂并購擴版圖

改革開放后的深圳,開啟了“遍地是黃金”的時代。那個時候,票務代理是門好生意,國內航空客運機票主要依靠代理銷售,20多家機票代理公司都租住在華聯大廈里,悶聲發大財。

1998年,華聯大廈樓下有了開往機場的大巴,讓樓上買票、樓下坐車去機場成為現實。就在這一年,在寶安當公務員的鐘百勝辭職下海,與七八個人一起做起機票代理。從此,華聯大廈多了一家深圳市騰邦國際票務有限公司。

憑借代理北方航空的機票銷售,騰邦國際僅用一年的時間,便成為深圳機票代理第一名。經過多年的發展,騰邦國際有了沖擊資本市場的念頭。不過,公司當時還只有單一的機票代理業務,于是從2007年開始,騰邦國際進行了一系列收購,以此擴展業務版圖。

2007年初,騰邦國際一口氣將3家主營業務為機票代理的公司納入麾下。經過資源整合后,騰邦國際迅速成為華南地區最大的航空客運代理公司。但與此同時,騰邦國際的負債總額也增加了3353多萬元,增長率為137.55%。

2008年后,騰邦國際又先后收購了1家經營國際機票業務的票代公司和1家旅行社。終于通過“買買買”拼湊起了一張足夠大的業務版圖,在沖刺IPO時,騰邦國際的控股子公司數量已經增至8家。2011年2月,騰邦國際成功上市,登陸創業板。資本市場對這家以票代起家的公司較為看好,讓騰邦國際獲得了約2.52億元的超募資金。

彼時,騰邦國際航空客運銷售代理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仍超過98%,而且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航空公司直銷比例日益提升,航空公司不斷下調機票代理商的傭金,這些改變則壓縮著票代的盈利空間。

一位2013年就開始做騰邦國際加盟代理商的王小姐(化名)回憶說:“剛開始做機票代理的時候,真的很爽,一張兩千多元的機票,能拿到幾百塊錢的傭金。現在,一張只有25塊錢。”據王小姐介紹,2013年之前,機票代理的傭金為“3+X”個百分點,競爭越激烈的航線,X的數值越高,傭金返點也就越高。但2014年之后,航空公司不斷下調傭金返點,最后甚至直接取消百分比,按照一張票二三十塊的固定傭金給。

因此,上市后的騰邦國際,為了實現業績增長,“馬不停蹄”地收購了幾家在線旅游平臺,并以自有資金跨界金融領域。在票代業務和商旅業務的基礎上,補上了在線旅游、金融服務業務板塊,騰邦國際的商業版圖隨之日漸龐大。

到了2016年,騰邦國際旗下已擁有了70余家分公司、子公司。

到2017年,騰邦國際又繼續收購了7家子公司,新設立了20家子公司。僅僅從公開披露的三項收購和增資金額來看,騰邦國際就共計花費逾7億元,已接近公司2014年~2017年這4年凈利潤的總和。

通過外延式并購,騰邦國際2014年~2017年間業績也持續增長,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1.23億元、1.46億元、1.78億元、2.84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2.7%、17.2%、22.5%和59.1%。

業績的增長使得騰邦國際股票那時也備受追捧,2014年和2015年的騰邦國際最是光彩耀人,分別大漲了近80%和143%(前復權)。

實控人要“金蟬脫殼”?

頻繁的收購和設立新公司,雖在短時間對業績有提振作用,但給騰邦國際帶來的資金壓力也越來越大。

自2017年5月起,騰邦國際實控人及董事長鐘百勝、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就開始頻繁進行股份質押,以換取現金。

2018年9月這一情況迎來第一個小高峰。

9月1日,騰邦國際副董事長段乃琦質押了她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1378.79萬股);

9月13日的又一次質押后,騰邦國際實控人鐘百勝已累計質押1426.89萬股,是他持有的全部股份;

同樣是9月13日,公司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已累計質押1.38億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77.88%。而且,在2018年這一年,騰邦集團還不止一次出現質押回購延期購回的情況。

數據來源:當年年報

公司股東質押比例居高不下,若股價遭遇大幅下跌,被質押的股票便可能面臨被強制平倉的風險。

怕啥來啥。2018年5月底開始,騰邦國際股價沖高后開始大幅殺跌,由最高位的18.14元/股一路下跌,之后再難超過10元/股。

股價連續下跌,又未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籌集足額的追加資金,2018年底,鐘百勝的部分信托計劃持股和騰邦國際員工持股計劃的900多萬股,雙雙被強制平倉。

在此背景下,鐘百勝和騰邦集團卻似乎開始著手“退場”。

2018年底,騰邦集團擬以9.2元/股的價格,轉讓3900萬股給騰邦國際子公司騰邦旅游總經理史進。

今年5月15日晚,騰邦國際先是披露,鐘百勝及騰邦集團擬將合計持有的所有上市公司股份的表決權委托給史進行使,公司實控人或變更。

彼時,騰邦國際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近一年來,騰邦集團的一些債務問題波及上市公司,對上市公司品牌影響較大,如今擬將表決權全部委托給史進,是集團“壯士斷臂”的決策,旨在保全上市公司。

但是,這一系列操作也被一些人看做是騰邦集團在“變相賣殼”,實控人打算“金蟬脫殼”。

2015年,騰邦國際曾擬作價超過8億元收購喜游國旅的控股權,而這家公司的創始人便是史進,且喜游國旅當時的營收規模是騰邦國際的近5倍。但是,因為種種問題,直到2018年上半年,騰邦國際才算是徹底完成喜游國旅的置入。

但不尋常的是,騰邦國際在收購喜游國旅時,有列明業績承諾,但沒有相應的補償方案。

相應的,完成收購的第一年(2018年),喜游國旅僅實現了839萬元的凈利潤,業績承諾完成率僅17%。

BSP業務遭“封殺”

5月15日的表決權委托框架協議之后,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并且成為了近段時間騰邦國際頻頻爆雷的導火索。

2019年6月10日,騰邦集團被曝債券違約。當日,騰邦集團公告稱,因短期內資金周轉困難,公司未能按時足額支付“17騰邦01”2019年度利息至指定賬戶,涉及利息資金約1.13億元。一下輿論嘩然,有媒體報道時用了這種說法:手握300億元資產的騰邦集團,竟然付不起1億元的利息。

之后,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以下簡稱國際航協)發布的一則公告,直接“封殺”了騰邦國際的機票分銷業務。國際航協稱,截至2019年6月10日11時,騰邦國際銷售未結算的金額已達到其擔保額度的90%,根據相關規定,將通知各GDS(全國分銷系統)暫停騰邦國際BSP(開張與結算計劃)現金銷售權限(即暫停CA指令,不涉及航空公司授權)。

對于以機票代理起家的騰邦國際來說,這無疑是“釜底抽薪”的打擊。但是,這一重大變故,騰邦國際在當天并未發布相關公告。

此后的6月11日晚,公司宣布的,倒是鐘百勝和騰邦集團將所有股份的表決權,正式轉讓給了史進剛設立的大晉投資,史進成為騰邦國際實控人。

當然,不管上市公司說不說國際航協的事兒,6月10日,騰邦國際旗下的票務代理商出現了無法出票的現象。

一位代理商向記者展示了向騰邦國際支付工具“騰付通”充值預付款的記錄,6月9日之前均可正常充值,10日后提交的充值交易一直不通過,“當時聯系了對接的公司結算員要求退預付款和押金,公司說7月能解決,后來拖到8月,到現在都沒有解決”。

票代追債

直到8月8日晚(周五),騰邦國際才終于發布《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償》的公告。

公告中稱,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因發生國際航協的BSP票款欠款行為,欠款總金額合計約2.17億元,致使國際航協終止了與其5家子公司的客運銷售代理協議。

8月12日是周一,這天上午便有遭遇欠款的小代理商前往騰邦國際總部,追討欠款。

記者了解到,當天騰邦國際退了幾位欠款金額不大的票代錢,另外向部分代理商提供了解決方案,公司給出的《賬戶余額確認書》上顯示,賬戶預存款和押金的退款安排將分為兩個步驟,第一期退款30%,分別于8月12日~14日每日退款10%,剩余金額按照每周一次分批付款,2019年9月30日前處理完畢。

部分代理商“追債成功”的消息傳出,讓全國各地的其他機票代理商也聞訊來到騰邦國際總部,尋求退款。但8月14日,記者來到騰邦國際總部時,公司已加強門衛戒備,員工進出一律刷卡,禁止生人進入。記者致電騰邦國際方面,但被公司拒之門外,原因是“公司高管正在開會商量對策,暫不接受采訪”。

被攔下的代理商,有的自稱被欠30多萬元,有的說是被欠1萬多元。他們圍坐在保安室外面的花壇上,不斷地給自己的結算員發消息、打電話。還有些代理商卻無處找人,他們的結算員不知何時已經離職,卻不知道現在誰接手了自己的業務。

而2013年開始做騰邦國際代理商的王小姐則顯得淡定些:“2018年年底騰邦的一位老員工問我還有多少預存款在騰邦的賬戶,我說有20多萬,他說,‘那么多,你趕緊先撤……現在資金鏈肯定出現問題了’。”

于是,2018年12月時王小姐將所有月結客戶終止,2月底開始和騰邦國際辦理終止合作協議,按照規定,辦理后3個月退賬戶余額和黑屏(一種訂票系統)押金,即6月1日前退款,約2萬多元,可“緊趕慢趕還是沒有全身而退,到現在退款還沒到賬,我這已經提前準備了,不然就像他們那樣被欠二三十萬元”。

記者隨后還聯系了接手國內機票業務的鐘姓負責人,她表示,公司正在排隊和代理商核對賬款,因為各類代理商涉及不同的合作渠道,有線下的、也有線上的,需要一一核對。對于何時能夠退款到賬,該負責人表示,按照合同退款3個月內到賬戶。

但記者看到,6月13日前拿到賬戶余額確認書的代理商,騰邦國際承諾是9月30日或10月31日前將退款處理完畢,而后一撥來公司的代理商拿到的賬戶余額確認書,則僅有一個合計欠款金額,沒有注明任何退款的時間安排。

相比8月12日余額確認書(左),8月14日的就沒有注明具體退款時間

員工稱工資被拖

遭票代追款的風波未平,8月14日,騰邦國際的員工也開始爆料,稱至少有3個月沒有拿到薪資。

曾在騰邦國際的國際機票業務部門工作的李明(化名)稱,他從去年8月份就被公司拖工資,剛開始拖的時間較短,大概三五天,后來就越來越長,“因為拖太久,我實在受不了了,就在7月份提出離職,離職的時候連4月份的工資都還沒發”。

李明還稱,公司的職能部門是工資整體拖,業務部門的薪資則是在拖一段時間后先發底薪,再一段時間發績效。他還說自己去年剛入職騰邦國際時,整個機票部門應該有200人左右,離職時僅有七八十人。

“6月12號之后,公司主營業務基本處于癱瘓狀態,那時我們就猜想是否將面臨裁員,但是公司并沒有直接表示裁員。只是一直拖欠工資,一些忍受不了的員工就離職了。”目前還在職的老員工陳勇(化名)稱。

另一位在職的員工則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整個國際機票業務將會被安排到深圳市莫林國際旅行社(以下簡稱莫林旅行社)工作。

“據說是騰邦國際CEO去莫林協商的,僅限于少數此前給公司帶來較大流量和效益的部門,而之前國際機票業務部是效益較好的部門。”對此,記者在多位國際機票代理商處聽到了相同的說法。8月14日,國際機票業務部門的朱姓負責人告訴一位代理商,說這是他最后一天在騰邦國際上班,明日(15日)起將去莫林旅行社上任。

老員工陳勇還回憶說:上周五(8月9日),他們部門一起去找了財務總監顧勇,當時顧勇和另外一個副總裁共同承諾:周五之后離職的員工,將會給予N(工作年限)個月的賠償。但是這周一(12日)開始,有同事去人力資源處辦理離職,人力資源的人卻稱并未收到賠償的通知,拒絕簽署補償協議。于是他們繼續找領導,又得到了下周一(19日)將會回公司遣散員工的承諾。

“現在我們就是邊找工作,邊等周一公司的遣散措施。”一位在職的員工說,“我的工資卡早就見底了”。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管家婆新论坛手机站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96飞禽走兽机游戏下载 果哥再现赚钱吗 大乐透复式中奖计算表 捕鱼达人吃弹头能上分 老铁牛牛技巧 ssc时时彩网站 黑龙江快乐10分钟 支付方式赚钱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码是什么